传奇-陶菲克14年技战术打法全回顾

是的,我哭了,我不相信我为什么会输?我又必须等待4年,等待下一次的奥运会。我已经是顶级选手了,我是第一,为什么会输?后来的几天,我自己在想,那只是一场比赛,谁都可以赢,谁都可能输。在输了之后,我要去轻松一下,疯狂一下,去PARTY,去听歌,去忘记这场比赛。所以之后我都没有看接下来的比赛,我每天都出去,不再去想那场比赛。但是我没有想过放弃羽毛球,因为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奥林匹克

技术特点:刚出道时期的陶菲克,技术打法已经初具其成熟期的雏形。后场技术上手球位,无论是劈、滑、拉、吊、杀,依赖于出色的手指技术,都具备良好的一致性,出球质量很高,落点精确。反拍能力已初现日后“天下第一反拍”的端倪,发力短、促、集中。场上打球步伐灵活,速度快。网前技术方面,主要主导思想是利用正反手都极为出色的搓网质量压制对方网前。较为有特点的技术变化,反手位主要体现在搓与平推两个底角,正手位则体现在搓与停顿后快推对方斜线及其他一些变化。

主要战术特点:机动性强,球场站位靠前便于快速组织起进攻(可参见巅峰期林丹)。利用速度要求对方和自己在网前对话,凭借网前球的高质量和后场多点变化压迫对手,迫使对手给出被动球并出现进攻机会(和同年龄段大多数运动员一样,后场机会多数选择重杀)。变速突击的战术在这个阶段出现的频率相当的高,反手区的头顶直线突击和滑板,正手区的高点尖杀和突击长杀都具备了十分惊人的威力。

在这个阶段,虽然技术的优秀已经是毋庸置疑,但其场上发挥具备随意、散漫的一些缺点。具体而言,就是发挥尚缺稳定,球路稍显散乱不合理,节奏控制一般,受阻后应对能力稍差等等。具体的相持球路中,不太擅长对付追身杀球。从这个时期起,我们还可以看出的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陶菲克属于慢热型选手,在15分赛制时,陶菲克与同级选手的较量,往往在比赛刚开始时处于被动及落后境地,比赛进入第一局中后段及第二局中前段是陶菲克的兴奋期。到了21分赛制,陶菲克慢热的毛病容易令其失去对比赛的节奏掌控

首先,天才的手感+处于巅峰期的身体素质。东南亚人据说都很懒,陶菲克大概也不例外,从其出道到巅峰,身上基本不见中国选手那样苦练出来的明显的肌肉线条。处于身体巅峰期的陶菲克往往能打出惊人的球速和人速来,究其原因,一方面得益于优秀的技术,另外一方面也得益于其天赋。陶菲克是天才,就体现在其极其优异的手感对于发力技术的出色掌握上,他所完成的每一次击球动作,力量的叠加都能准确无误的送至球拍的甜区,这种手感导致了这一阶段的陶菲克对于机会的把握能力是异常强大的,一旦中后场出现的机会被其抓住,200多300左右的杀球能让所有对手招架不住,加上年轻的身体、出色的步伐能够负担其进攻的连贯需要,此时的陶菲克将攻控的控球突击型打法发挥到了极致。

其次,最为合理的技战术组合。从出道至巅峰期的陶菲克,其攻控的主线一直就是网前组织—后场进攻—-上网封(或其他组织,如假动作掩护下的快推或挑等)。巅峰期的陶菲克对比出道时青涩的陶菲克,其战术选择和运用显得合理成熟的多。在网前相持部分,弃用了以往半是炫耀半是赌气的钩对角球路(并非不用,而是选择更为合理,因此陶菲克的钩对角一用出来显得突然性相当强),利用正反手相当精湛的搓网技术争取网前的主动权;后场进攻部分,杀球一如既往的犀利,对比以往,减少了不合理的猛攻,而注重增加了进攻中的拍型转换,起跳后的两线杀、前后杀、劈、滑、吊、点杀组合相当多且一致性佳,能给予对手多层次的打击。此阶段的陶菲克头顶区突击日趋减少,依赖出色反拍技术的打法日趋明显,后场机会一般时的长线杀是其一大特色,主要目的是争取更多的时间上网连接。此外,和丹麦金童皮特盖得一样,在中前场相持技术上融入了娴熟的平抽挡技术,利用出色的小臂和手指技术争取主动权。在防守方面,以往较差的追身接杀有一定进步,防守变线破坏对手节奏的战术相当成功。

进入巅峰期的陶菲克,凭借成熟的技术体系和男性巅峰期左右的身体素质俾睨群雄,进攻后快速跟网的打法对于网前高点的争夺相当奏效,对所有对手的威胁巨大。面对任何对手其对策都只有一套:技术比你更细腻、打法比你更多变、进攻比你更凶狠、连贯比你更迅速。04奥运会后,陶菲克体能不足、精力不济的弱点已逐渐暴露,当然,这和训练质量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21分赛制的快节奏对于运动员的能力要求相当的高,相比之下细腻的技术对于手感的要求很高,技术流的运动员往往很难适应新的赛制(又如小鲍鱼)。在这个阶段,陶菲克所有的弱点都因能力的减退而展露无遗并被放大,体能差、精力差,导致陶菲克在06-07这段时间内虽然还可以和林丹抗衡,但是2局不胜就是必败;而07之后,更是没有办法再跟得上跑轰流的脚步了。

主要技战术打法依然是网前组织-攻-上网-续攻,正手区的大力杀球,依然威力可观;主动球变化多端的进攻路线,依然灵性十足,但是,陶菲克在此阶段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一个致胜环节:连接速度。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上下慢,上网方面,即使重板轰下去了,也难以像年轻时快速跟上将优势转换为胜势,上网速度毫厘之差将导致网前高点的争夺谬之千里;退网方面,网前即使通过高质量小球掌握到主动,也会因后退步伐的变慢导致后场进攻威力大减。二是转体慢,相当多的情况下难以快速转身,只能依靠出色的手感和技术和对手拼“二择”(不展开描述);三是回复慢,只有一口气,没有后备体能和对手打消耗战。

这个时期的陶菲克,头顶区的突击杀不是没有,但基本上是靠经验抓对方的球路,硬性的头顶突击杀几乎已经消失不见,进攻中的长线杀相当多见,半是战术选择,半是后退不到位。站位上更加偏向于自己的右半区,对于对手调动至左半区的球则非常依赖于自己出众的反手技术。此战术打法有点类似于圆规,以左脚为轴心,作左右半场的半圆形滑动,最大好处就是能够节省体力,将进攻精力主要放在右半区,致胜一板的重炮主要集中在自己的正手区域。但是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左半区攻击力不足,成为对手突破的重点区域之一。

实事求是的说,陶菲克的技战术打法从定型到巅峰期到衰退期,从未有过任何质的进化,相反,他的技战术打法随着身体功能的衰退出现了一些必须的退化。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是陶菲克从来没有遇到一位可以在百尺竿头帮助其更进一步的教练。(题外话:同样的情况,还可以类比李宗伟。李宗伟给人眼前一亮的惊艳感觉,无非就是李矛在大马带他的那一段时间。自李矛远赴韩国后,小李子的技战术打法从07至今再无质的变化,他一直未能在大赛中突破林丹,这是主因之一。反观蛋蛋,从04的铩羽而归至08的奥运登顶,成功完成了从牛精瞎攻到防控突击打法的成功蜕变。2012对林丹和小李子来说都是职业生涯的最末尾,在里斯本的手里,我看小李子将永远背负千年老二的悲剧命运。其实现在即使换一个好教练,小李子也已经因年龄问题错失了质变的最好时机。不得而知的一个设想:如果07-08,小李子继续在李矛手里浸淫两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只是:李矛远赴韩国后,成功带出了朴成焕。)

陶菲克运动生涯最重要的教练有两位,一位是印尼SGS俱乐部总教练,也是他的启蒙恩师—-曾经战胜过侯加昌、汤仙虎的苏米拉特;另外一位,则是帮助其固化打法的教练穆利奥,陶菲克跟随其长达十三年。在陶菲克出道至今的14年里,我们见证了陶菲克登顶,见证了03-06的巅峰期,见证了06至今的衰退期,可以很肯定的说,陶菲克的背后缺乏了一股助推力。诚然,我们可以说04登顶之后,集史上首位满贯头衔于一身的陶菲克失去了冲劲,但是其成名至衰退,技战术打法无进化的事实也一再告诉我们:他只是一个人在战斗。陶菲克要面对的不光是全世界的对手,还有印尼国家队内部的种种问题,派系斗争、种族斗争、军政斗争等等,08年初,幕利奥被排除在奥运教练组之外,陶菲克一怒宣布退出国家队开始单飞,就是这种种斗争的一个缩影(在中国国家队教练组动荡的那段时间,我们的战绩也曾滑入过最低谷,人才大量外流,汤尤杯双双丢失等等)

相比较之下,中国球员们则享受了太多的幸运,我们有制所带给运动员的种种优惠、集中了世界上最顶尖的各类型各打法陪练、集中了世界上享有各种冠军头衔的教练组,最重要的是,男单组的背后站着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战术大师—-汤仙虎。从陶菲克成名开始,各种专门应对他的战术层出不穷,如放网故意放远一些限制其搓杀扑战术连接、如严防死守其头顶区的直线突击兼顾滑板、如军团消耗战术等等,不一而足。从夏煊泽到吉新鹏到陈宏到鲍春来到林丹,无一不是对陶菲克的技战术打法滚瓜烂熟并能坚决贯彻针对性战术的优秀运动员,更为恐怖的是,这些运动员都来自于一个国家,他们随时能够将群体优势演变到极致。

环境对这位印尼天才来说是严酷的,但是环境没有能够阻挡他创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时代。出道至今,他为我们奉献了无数经典对决,99年面对如日中天的羽坛一哥盖得,天才少年一炮而红;01年世锦赛对阵前辈叶城万,控球小技术顶上对决;05年世锦赛半决赛两局直落击败李宗伟,技术与速度的激情碰撞。。。。。。当然,还有 04的那一场没有悬念的登顶战斗。他一个人创造了自己的时代,他一个人吸引了全世界无数球迷,他一个人以一种方式坚持战斗到最后。

好莱坞的汤帅哥主演了这么一部电影:最后的武士。坚守武士道精神的将军最后倒在了变革的枪下,但是执行他死刑的士兵们却心怀敬意乃至泪流满面。此情此景恰似今日迟暮的陶菲克,尽管他的打法已经不适合这个能力王道的时代,尽管他的打法已经难以带着他继续问鼎金牌,但是他凭借着他的打法依然能够在世界前十中稳居一席之地,他的技术依然为其牢牢吸引着一大批球迷的眼光,他依然是世界上所有对手们研究、学习、尊敬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