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尼科娃有“猛料”:母亲与黑帮老大的暧昧

距离温网开赛只有1周时间了,库尔尼科娃届时能否参加比赛目前看来还是一个谜,库娃已经用“非常失望”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同样失望的还有英国的众多小报“狗仔队”,不过,这些善于猎奇的家伙并没有因此闲下来。继去年炮制出轰动一时的“辣妹绑架案”后,近日,《太阳报》旗下的《世界新闻报》又捅出了另一则“猛料”:库娃曾经得到过一个黑帮老大的资助,从而顺利进入职业网坛,并成为现在的万人迷。

《世界新闻报》的报道称,库娃的这个“第二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帮头目,此人名为雅克夫·戈夫曼,因为从事多起绑架谋杀和勒索诈骗案而臭名昭著。据说,戈夫曼曾经深深地爱着库娃的母亲阿娜。戈夫曼生前曾对密友透露,自己曾“投资”30万英镑,以帮助库娃走上网球道路。为了证明自己的报道不是子虚乌有,《世界新闻报》还提出了一个看似荒唐但实则成立的论据:对于库娃这样的体育明星来说,任何场外新闻都是为了增加他们的人气值,相反,其他的负面报道都会被斥为造谣。而为了进一步印证这个巨大内幕的真实性,《世界新闻报》用了不大的篇幅但相当具体的细节作为佐证。

“没有我,安娜(库尔尼科娃)绝不会成为近日的国际明星。”这是戈夫曼曾经对他的一个好朋友说过的话。由于这位黑帮老大从来都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论过自己和库娃家庭之间关系的话题,上述的这句直接引语一直被认为只是一个噱头。

转机出现在2001年的一次意外事件,由于结下了众多仇人,43岁的戈夫曼自己也成为了被绑架的对象。虽然他的手下表示愿意出20万美元的赎金,但绑匪的目的显然是要干掉戈夫曼。结果,将戈夫曼从莫斯科一处偏僻街头掳走后不久,对手就残忍地杀害了他,并用一把大火把他的尸体烧得面目全非。随后,警方开始了对这起绑架杀人案件的调查。

55岁的网球教练伊格尔·塔蒂奥索夫是戈夫曼的密友之一,在接受警方问讯时,他说出了一句让大家深感意外的话:安娜是戈夫曼留给世界的遗产。“要不是戈夫曼,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叫做安娜·库尔尼科娃的明星。”塔蒂奥索夫并没有因为戈夫曼的特殊身份而忌讳自己说的话,“在她(库娃)小的时候,是戈夫曼为她的一切埋单。”塔蒂奥索夫进一步补充说:“他为她买了第一把球拍,为她支付了学费,包括她后来前往美国所需要的费用。”塔蒂奥索夫透露,为了能和阿娜在一起,并资助库娃,戈夫曼把自己的婚姻弄得一团糟。“所以当阿娜和女儿抛弃他前往美国后,戈夫曼的心都快碎了。”塔蒂奥索夫的这番话对侦破戈夫曼的案件几乎毫无用处,但却让正愁没有库娃猛料的狗仔队们如获至宝。

得知戈夫曼和阿娜的秘密恋情后,《世界新闻报》发挥了自己挖掘内幕的本领,他们声称得到了戈夫曼和阿娜准备在1992年10月结婚的申请材料。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段纸上婚姻后来成为了事实。有人表示,在1986年至1994年之间,戈夫曼和阿娜一直“走得很近”,但这样的暧昧关系在库娃一家前往美国后不复存在。塔蒂奥索夫表示,戈夫曼在被仇敌杀害之前曾对他说:“我给了她们一切,但最后阿娜和安娜一起抛弃了我。我真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跟她们有过任何联系。”

目前,库娃一家定居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家人的团结和“一致对外”让不少人羡慕。对于两周前媒体报道的库娃和拉丁歌手恩里克秘密结婚的消息,阿娜和库娃的父亲塞尔吉都嗤之以鼻。对于戈夫曼,他们同样是拒绝发表任何评论。有人表示,在戈夫曼被残忍杀害之前,库娃一家曾和这个黑帮老大在莫斯科街头狭路相逢。一位目击者称,戈夫曼把库娃一家逼到了一座拥挤的体育馆里,跪在地上请求阿娜回到他的身边。“当时周围有很多人。”这位目击者说,“但库娃一家让保镖们把戈夫曼扔出了体育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