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失去小时打球乐趣 退役后希望学李宁大哥

主场作战的压力有多大?苏杯的中马半决赛前,连李永波都亲自挥拍上阵给首次参赛的混双选手马晋开小灶。但是这天的训练中,人们并没有看到林丹。

这并不是第一次。中国队开战后的首次公开训练中,林丹就没有现身。第二天,媒体报道的口径非常一致,称是因为广州女婿林丹陪女友谢杏芳回家拜见父母。

但是第二次训练,林丹依然没有出现。训练结束后,谢杏芳被媒体团团围住,但是面对翻来覆去何时能上场的问题,一向好脾气的阿芳也有些不耐烦了。她说,林丹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训练。而和他一起的还有整个男单组。

直到最后一堂训练课,李永波也摘下轻易不摘的帽子,在场上打到汗流浃背,媒体等候的林丹依然没有现身。而他的队友陈金、鲍春来,训练结束后却无人问津。

林丹为自己营造了一个不受打扰的世界,和整个世界疏离。当他身处常人到不了的地方,他就注定孤独。

奥运会决赛这样的洗礼都经受住了,团体赛林丹还会有压力?没错,林丹也有他的“压力”。他的压力来自李宗伟,这个2007年苏杯、2008年汤杯两胜自己的对手。他必须小心应对,这个时候他更愿意和汤仙虎单独相处。

“如果不是林丹拿下了李宗伟,和马来西亚队的半决赛就不是3比0,而会变得更复杂。决赛也是一样。”李永波说得没错。林丹更是看重这场胜利。因为“李宗伟是最优秀的男子单打选手,也是我很尊敬的对手”。李宗伟的存在,对林丹是种幸福。对手,往往恰是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

苏迪曼杯赛后的混合采访区里,观众一遍遍“林丹!林丹!”的呼喊盖过了林丹回答问题的声音。组委会规定每家媒体的提问时间不得超过2分钟。但林丹身后,“最后一个问题”的指示牌作用甚微。外界了解他的机会,只有这无法精确计时、全凭运气的两分钟。

他不再在胜利后向观众敬军礼,但在“李宁胜器·灵人”的广告中,拿出不容挑衅的表情中说“这是我的武器,制胜的武器。”那个曾折服无数人的军礼,已随那些往事留在了过去,留在了一个时代里。

他依然不是最受媒体欢迎的采访对象。国际羽联新闻官问各国记者:“如果邀请不到林丹,你们有什么第二人选?”大家问:“林丹为什么能不来?”新闻官很无奈地说:“因为他是林丹。”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进行到一半,志愿者半蹲着一路小跑,在主席台上放上写有“林丹”的牌子。两分钟后,林丹姗姗来迟。在上一轮问答结束后,新闻官主动提醒:“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林丹?”有记者接过了麦克风,但是问题却提给了林丹身边的王仪涵。

很难说,林丹眼中有没有掠过一丝尴尬。人们只看到他很绅士地将所有话筒都移到了王仪涵面前,只记得他不知何时起喜欢穿贴身的无袖上衣,每场比赛后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显出无人能敌的肌肉线条,人们只记住了他的狂野,却忘记他说:“因为我还想坚持四五年,如果永远戴着奥运冠军的光环,很快就会失败。我希望林丹能回到2008年之前,认真练好每一天,认真对待每一次的训练。”这是对李永波最好的“投桃报李”,至少在未来四五年内。

但是林丹终究不再是原来的林丹。之前的四年,林丹不得不为大小冠军而战,现在他希望自己能享受羽毛球。离开广州转战青岛,5天后他在全运会预赛团体赛中以两个20比22输给了谌龙,后者几天前还是他在广州的陪练。

“小时候打球的梦想就是能进专业队,再进国家队,能为国家而战我就觉得很骄傲,但渐渐地也失去了小时候打球的乐趣。很高兴的是,今天我战胜了某个高手,依然还会很开心。”这样的林丹,可以不为胜利而活,不为别人的评价而活。